“怀胎十月,一朝分娩”

  对于临产期的准爸准妈来说

  最期待的就是见到宝宝的那一刻

  可在有些父母眼中

  宝宝俨然变成了一件商品

  被放到网上偷偷出售

  有些甚至还未出生

  就已经被亲生父母“预售”出去

  生下双胞胎女婴 亲妈五万一个卖掉

  2019年11月30号,一个名为“简单的事”的人在网上发布消息,她准备卖掉自己刚出生的孩子。多次试探,都市记者和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终于与“简单的事”取得联系,得知她正在湖北省黄梅县住院,孩子已经出生,是个女婴。

  已经有人来看过孩子?那孩子随时都可能被卖掉!事不宜迟,大先生立即赶到了湖北省黄梅县中医院,同时报警向警方求助。

  当大伙进到产房的那一刻,看到孩子还在房内,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。警方经过核实,准备卖掉孩子的这名产妇叫“沈某萍”,是个单亲妈妈。

  本以为这场交易就这样被成功阻止了,谁知道沈某萍撒了个弥天大谎。警方深入调查发现,沈某萍其实生的是一对双胞胎,一个女儿已经被她以五万块钱的价格卖掉。

  幸运的是,2020年1月1日,孩子在被卖掉整整一个月后,警方在江苏昆山找到买走孩子的江苏籍男子——邵某,将孩子成功解救回来。为了防止沈某萍再次出手卖掉孩子,办案民警联合当地公安机关,给孩子上了户口。

  谁也不会想到,孩子出生的第二天,就被亲生母亲卖掉,几个小时候后,又被转送到了几百公里外的江苏昆山。

  孩子“成”大白菜 被人随意叫卖

  沈某萍的孩子是追回来了,但是地下贩婴的“黑市”仍暗流涌动,孩子在这里就是商品,被讨价还价,买来卖去。为了躲避警方的打击,人贩子们也从微信群转移到了“QQ”群。

  卧底到这些QQ群里,给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更加疯狂。“男孩十万,女孩八万”,如果买家和卖家价钱上没有谈拢,他们就会争得面红耳赤的讨价还价。这里俨然就是一个菜市场,被讨价还价的不是活生生的孩子,而是大白菜。

  更揪心的是,有些卖家为了卖掉亲生骨肉,一般都会寻找多个买家,谁出的钱多,孩子最终会卖给谁。

  6万6  “预售”腹中孩子

  实在让人感到难以接受,卖掉孩子的竟然是亲生父母,他们是怎样偷偷交易的?交易过程又是怎样讨价还价的?通过卧底调查,记者和打拐志愿者联系上了一个卖家——“长治”。

  5月7号,卖家打来电话,约记者在山西襄垣县见面。十几分钟后,一个身穿粉色上衣的女子走了进来,她就是我们要见的卖家。由于已经怀孕六七个月了,她就刻意穿了一件宽松的衣服来遮挡。

  这名女子今年只有32岁,但她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,肚子中怀的是她第四个孩子。聊天中得知,她从怀孕开始,就在网上散布信息,要卖掉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6万6,她就要卖掉肚子里的孩子,而且在孩子出生之前,她还会提供“一条龙”的服务,包括产前的各种检查,胎儿性别的鉴定。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她已经设计好了生孩子的具体时间,准时准点让买家抱走孩子。

  原来,在见记者之前,她已经接触了多个买家,从她和买家的聊天记录可以发现,她选择买家就一个标准,不能是山西本省的,距离越远越好,这样孩子出手之后,不容易被熟人发现。

  孩子还没有出生,就被6万6卖掉,这位母亲为什么要卖掉亲生骨肉呢?难道这背后又有什么样的隐情?

  随后,记者表明了身份。在记者和打拐志愿者几个小时的劝说后,她才慢慢醒悟过来,流下了悔恨的泪水。聊天到最后,她拿出手机,退出了发布信息的QQ群,删掉了所有联系过的买家。

  好在,孩子还未出生,一切还不算太迟,好在,我们赶到的及时,这位母亲幡然醒悟,交易被成功的阻止了。

  “没养就没感情 孩子卖掉就卖掉了”

  记者和打拐志愿者刚阻止了一次交易,这边又有人在网上发布卖孩子的信息,网名很简单:D,他发布的信息也很简单:谁买孩子,8万,拒绝还价。

  卖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在他暂住的公寓里,还有一名女子,挺着大肚子,他们要卖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。原来,这对卖家都是90后,未婚先孕,他们就想着瞒着家人生下孩子,然后再偷偷卖掉,于是才在网络上发布了信息。

  嘴里口口声声说着难受,但是内心的贪欲却战胜了理性,此时此刻,他们心中想的只有钱。

  为了卖掉肚子里的孩子,这对年轻人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,产前各种检查手续一应俱全。

  就在聊天的时候,这名年轻女子突然冒出了一句话,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,孩子在她眼里就是商品,没有任何的感情

  亲生骨肉,十月怀胎,换来的就是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这两个年轻人铁了心要卖掉孩子。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准备买他们孩子的人贩子已经被抓了。

  看到自己联系的买家被抓,小伙子害怕了,立即决定退出所有买卖孩子的群,切断和所有卖家的联系。为了防止他们继续寻找买家,我们将这对年轻人的情况反映到了当地的公安机关,确保孩子能顺利出生,不会再被卖掉。

  在记者走访调查时发现,“地下贩婴”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,有卖家,有买家,还有左手买右手卖的人贩子。有人问了,孩子买回来名不正言不顺,岂不是“黑户”吗?这个买家不用担心,在这个产业链里,有“高人”,他能提供孩子出生的各种手续,确保买来的孩子能顺利的把身份“洗白”。

  就这样。。。 “黑户”孩子被“洗白”

 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,买家和卖家交易完成之后,买家就会想尽办法把孩子的身份“洗白”,给孩子上户口。在这个黑色的利益链中,有人专门出售出生医学证明,帮助买家洗白孩子身份。记者联系了一个名叫“洪荒少女”的中介,他有渠道能搞到出生医学证明,而且还有一个“无前期”的保证,意思就是上完户口再给钱。

  5月11号深夜,在四川泸州的一个酒吧门口,记者和打拐志愿者见到了卖家。

  这个年轻人告诉记者,他是泸州某医院的工作人员,他也是利用工作的便利,暗箱操作此事的。为了让记者相信他的实力,他掏出手机,给记者看他办理成功的案例。

  2020年以来,这个年轻人已经成功办理了五六个,每个五万,总共三十万。他口中所说的成功,不是简单的办个证书就行了。办证是不收钱的,等到买家拿着他办的证,帮孩子上了户口,身份彻底的洗白了,再付钱,这样才算真正的成功。

  通过他办理的出生医学证明,已经成功上户口的买家遍及全国多个省份,有山东、河南、陕西、山西等十个省市。

  在嫌疑人办理的其中一张出生医学证明上,加盖着泸州市龙马潭区中医院的公章,最终卖给了陕西商洛姓方的一个买家。这张出生医院证明究竟是不是正规医院卖出来的?随后记者来到了泸州市龙马潭区中医院。

  院方拒绝查询这张出生证明的出处,调查一时陷入僵局,我们决定从买家手里倒查,看看这张出生医学证明是真是假,到底是从哪里卖出来的。5月12号,记者又赶到了陕西省商洛市黑龙口派出所。

  方林慕瑶是不是涉拐的孩子呢?目前,商洛市公安局商州分局已经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。

  在记者调查时,山东,陕西、黑龙江等地也传来消息,在这几个省,有多个买家从泸州购买出生医学证明,成功的帮助十几个涉拐儿童上了户口,把身份洗白。目前多省警方联合泸州公安机关,正在侦办此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