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《记者跑腿|业务员商水推销创可贴被罚3000元 回应:个人代收合法》

  大象新闻·东方今报记者 田林/文图视频 见习编辑 赵俊鸽/剪辑

  “我啥也没违反,商水市场监管局的几个人就罚了我3千块,没给任何票据,微信收钱就让我走了”。6月23日,来自山东菏泽的周林伟向今报投诉商水县市场监管局违法乱罚款,且个人微信收款。对此,接受记者采访时商水市场监管人员则称个人微信收钱合法,所罚款已于收钱6天后交到财政账户。但对执法依据和案卷卷宗至今未提供。

  投诉:

  莫名被罚3000元 

  执法人员不开票个人微信收钱

  周林伟说,他是山东菏泽人,为浙江一家医药公司的业务员,平常所做的工作是,向各个药店推销并配送创可贴。“创可贴属于医疗器械管理中的一类物品,实行生产备案制管理,平时配送也不像其他药品,需要各种手续,需要携带的是厂家的授权书和出库随行单。”周林伟说,他在这家公司干了7年多,跑遍了全国各地,平时都没遇到什么事,意外却在周口商水发生。

  6月16日上午10时左右,周林伟开着车,来到周口商水县袁老乡一家药店。“当时我背着包去药店推销创可贴,药店没有要。我就返回车上,刚上车就过来了三名男子,拉着车门不让我走。我说他们干啥呢,其中一个人掏了下工作证在我眼前晃了一下,说是药监局的。我也没看清证件,不知道叫啥名。”周林伟说 ,被拦下后,仨人就开始盘问他,“当时弄得我莫名其妙。是我卖的创可贴有质量问题还是有人投诉我,为啥拦着我不让走?”

  他们便开始要各种手续,先是要医药公司的合作协议。得知是厂家的售货员后,便要厂家授权书。“我当时就给他说,只有电子版的,如果需要他们可以找厂家核实,也可以让厂家邮寄。他们根本不搭理我的解释,威胁我说按规定可以罚我5000至1万元,但只要我缴纳3000元便可以放我走,而且一年内不会再查我,可以在商水各家药店随便跑。我当时就质问他们凭哪款法规处罚我,他们也不管,拿着我的身份证,不让我走。”

  “当天还下着大雨,我一个外地来跑业务的,人生地不熟的。也不知该咋办,无奈之下就同意了交款,其中一个人微信收了我3000元转账。然后把身份证等物品归还我后,便让我走了。”

  疑问:

  没做笔录不扣物品

  执法程序引起投诉

  周林伟说,被这些人留下的一个多小时内,这些人从没有询问做任何笔录,也没要求把我的物品暂扣到他们单位,三人只安排了其中一个人给我谈钱。“后来仔细想想,他们的目的就是收钱,收保护费,不然也不会说保证我一年随便跑。”周林伟说,他越想越感到气愤,于是就把这事向厂家汇报,厂家和同事都支持告他们,说他们明显是敲诈行为。

  周林伟说,他和公司的领导进行了分析,他们属于一类医疗器械,本来要求的就松,几乎没有可以违法的行为,除非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,查阅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器械管理条例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市场监管条例》,也没发现自己有哪一项行为违法,也没有哪一款适合被罚款。反而发现,这些执法人员执法目的是为了罚款,执法程序也不对,罚款没有任何依据,纯粹是乱收保护费。

  6月22日夜,周林伟向本报投诉了此事,并向记者提供了当天个人收钱的转账记录,其中一收钱者照片。

  “连姓名都不知道,手里也没有相关的收据。这些人的身份很难断定,也不一定是执法人员,如果是诈骗人员也有可能。”接到其反映后,记者颇感震惊,认为周林伟可能遇到了诈骗的歹徒,政府执法人员不可能这么干。6月23日,就此,记者先咨询了周口公安部门人员,民警建议向向市场监管部门核实,如果没有这些人,可以让周林伟来周口报案。

  核实:

  罚款者为商水市场监管人员

  个人收款于收款6天后交到财政

  6月23日,记者来到了商水县市场价管局,在办公室工作人员指引下,来到该局一楼纪检室向刘姓工作人员通报了此事,并提供了周林伟电话,要求核查此事是否为该局人员所为。

  当日下午,刘姓工作人员回电说,执法人员确实为该局工作人员,并称“6月16号,让他(指周林伟)提供手续,因为没有手续,执法人员对他处罚5000元,因他没钱就微信先转了3000。并通知他17号或者18号再到局里接受处理。且微信收的3000元钱已于6月22日经上交到了银行罚没款里。具体情况我会让他们李队长给你电话联系。”

  随后,就此记者再次联系了周林伟,周林伟坚定的说:“他当时就要3000,从没说让去局里接受处理,并且说,交钱走人,不交钱不让走。我当时说厂家可以给他们传纸质的授权书,他们也可以核实,他们都不认,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钱。”

  进展:

  执法队长称个人收钱允许

  执法案卷至今未提供

  据了解,市场监管部门对违法行为的现场处罚,对个人最高额度为50元,对单位最高额度为1000元。一般程序执法的额度根据违法行为决定,但必须走程序,按照程序必须有现场检查音像证据、笔录,形成案卷,然后下达处罚告知书,处罚决定书。那么,对于周林伟个人的处罚是按照什么进行的?6月24日,商水县市场监管局李姓队长和记者电话联系时说,个人收钱是允许的,且收钱第6天后已经上交到了财政账户。对他(周林伟)的处罚肯定是有依据的,应该是无证经营。当记者要求查看该案卷宗或书面材料时,李姓队长说他出差前已经安排价差队的人整理交给刘姓纪检人员。刘姓工作人员则称李队长更掌握情况,让他把相关材料传给记者。截至发稿时,记者未收到任何回复。

  对于李姓队长的说法,周林伟说:“他们一开始说我无证经营,我让厂家传来了各种手续的电子文件,他们又改口说我没有厂家授权书,我让他们等等,说因为疫情厂家没开会,厂家会发来电子文件或者纸质的,他们根本不听,也没有做任何笔录和问卷,只催缴罚款。他们的目的就不是核查我的身份和手续,就是罚款。就算商水这个市场物品不做了,告到哪我也得告他们!”

  随后,周林伟向记者传来了厂家的各种手续以及厂家对他的授权书。